• 付京生先生对艾国中国画俯远法的解析

     

     

     

    文/付京生

     

    古人一直有在天上飞翔的梦想,但在现实中难以实现,于是就寄托于神话小说,中外皆然。自莱特兄弟1903年设计制造的飞机成功进行了飞行之后,世界上开始有了重于空气、有动力、可进行操纵飞行的航空器。发明了飞机,现代人快速进入航天时代,这使得大多数普通人,也基本上获有了在天上飞行的经验,坐在飞行的飞机上通过舷窗欣赏窗外的风景,给许多人留下了极美好的印象,所以一旦有人把这种视觉感受用画面表达出来,就很容易引发人的情感共鸣。

    在艾国先生用中国画的水墨语言表达这种感受,用以引发人们的情感共鸣之前,似乎并没有哪位架上的视觉艺术家,成功地表现过这种经验。所以,最近几年,艾国先生一直在满怀热情作这件事,他发明了“俯远法”,率先成功将现代人在天上飞行的经验和感受表达出来。也许艾国先生发明的“俯远法”还有诸多问题需要解决,譬如,如何超越囿于摄影式视觉直觉感受,使之具有视觉语言上的更大的亲和力;再譬如,如何让画面超越散乱的断片式表达方式,让画面更有整体感,并使之再在感观上给人以更简易、更轻松的感觉,等等这些,都是需要继续努力探索的。但艾国先生在这方面,无疑是筚路蓝缕的开山者,无论后人如何发展继承,他都是开宗立派者。

    艾国先生对传统的中国画表现语言,有着几十年的探索、研究、实践经验,他的笔墨表达能力极强,也极高迈,对中国画的六法范畴,以及,对中国画六法范畴中的诸多审美概念的内在意蕴(如风骨、神采、气韵、格调,乃至意象、境界、教化等等审美标准),他都在创作实践中把握得得心应手,游刃有余。这就保证了艾国先生一上手表达他的“俯远法”,便使得他的“俯远法”具有了“效果历史”的基本特征,简言之,就是他的“俯远法”,在创新的同时,不失传统笔墨技法语言和章法构成的基本特征,从而保持、固守了传统的水墨语言的美感的基本特色。

    艾国先生的“俯远法”,是在较高级的审美体验里进行实践的,传统文化的心性学说对古代文艺创作心理学的启示与影响,在艾国先生的“俯远法”实践中,是有真切体现的,他的笔墨,是追求性灵之真如的体现,干净,无拖泥带水之虞,一默如雷,动中寓静,有鸟鸣山更幽之美,禅悟的这种中国特有的宗教体验在艾国先生的“俯远法”中,显现的是一种“与天和者,谓之天乐”(《庄子天道》)的“天人合一”的至高生命愉悦境界。这样的画面,能使欣赏者通过审美欣赏,在“明心见性”中,在精神上,达于“浮名寄缨佩,空性无羁鞅”的境界,自觉去除自我因世俗羁绊而带来的种种缚累。

    艾国先生首创的“俯远法”,是从未有过的新事物,虽然中国古代山水画有高远法、深远法、平远法等等章法构成形态,这与艾国先生“俯远法”,虽有血脉联系,但终究是不一样的东西。所以,如欲使之体系化,尚有诸多理论问题需要解决。譬如,不要画成地图,不能离开中国画的审美范畴,要注重中国画的以神写形,要注重中国画的镜教功能,以及,要注意中国画的意象、境界与中国人的文化归属的关系,等等。鉴此,目前艾国先生自己已经通过实践验证,对照古代典籍中相关论述,如《林泉高致》、《芥舟画学编》等文献所载相关内容,作了大量思考及实践验证,但还需要继续挖掘传统资源使之升华变现,还需要借助现代的研究方法以及现代的智性思维方式,使之条理化、体系化,并能最终感性(形象化)表达。

    艾国先生涉及“俯远法”的思考与实践,内容大致有:观察法,表现手法,图像构成,三个方面。观察法,涉及“盘桓周览”,表现手法,涉及“笔墨意象”,图像构成,涉及章法远近、虚实、聚散等。这之中,意象,在“目所绸缪”中,形成统一的镜像,这就为“俯远法”奠定了充分的理论基础。

    目前,艾国先生的“俯远法”,与传统山水画境界中常见的“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式的图像表现语言方式,即图像所表达的那种“眼界今无染,心空安可迷”式的人之真性也是自然界万物之真性合一无二式的图像表达方式,有着某种高度的吻合。于是,在艾国先生的“俯远法”中,也就自然而然有了那种“月映万川”般的人文关怀。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艾国先生的“俯远法”是有特殊现代性的价值与意义的。宋人文同《守居园池杂题•望云楼》诗曰:“巴山楼之东,秦岭楼之北;楼上卷帘时,满楼云一色。”中国人的那种近似现代“区块链”式的方位感,那种游观览察,那种时空的自由调度,那种纵横捭阖的心理机制,有着运筹帷幄式的战略级思维导向,这就是艾国先生的“俯远法”的价值与意义所在。

    唐人李白是位追求生命在浩瀚的宇宙自由翱翔的人,他的《 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东京》,诗境从三峡回望渝州——清溪——平羌江——峨眉山写出,渐次展开一幅千里蜀江行旅图。然后,山月与人万里相随,来到黄鹤楼,会见峨眉客,“峨眉山月还送君,风吹西到长安陌。长安大道横九天,峨眉山月照秦川。”李白《峨眉山月歌送蜀僧晏入中京》,其实就是上述的“区块链”之观。表明传统中国画中的时空拓扑,象数构成,是可以延展出与当下的P2P,即区块链思维相连接的思维形态(所谓P2P,犹如五亿人若都通过一台中央服务器下载某一部电影,必然拥堵,但若张三正下载一部电影,李四便可以从张三处同步下载这部电影,那么就有五亿中央服务器)。所以,艾国先生的“俯远法”,虽然还正在成长中,但其前途无疑是令人振奋的。

    付京生,中国著名美术评论家

    本站所有文章及内容系第三方作者上传,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本站客服QQ:82779868删除,本站不对内容传播行为承担赔偿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