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年9月9日9时许,为父亲捐骨髓的河南新乡辉县10岁男孩路子宽,微笑着走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清河分院的手术室。

    清河分院的医护人员采完500毫升骨髓后,路子宽坐在轮椅上自己拿着输血袋,从手术室笑着出来,去给自己的父亲路炎衡输髓。

    2011年年初,河南辉县百泉镇西井峪村的普通农家家庭的路炎衡,家里妻子生下了一对龙凤胎,一大家子沉浸在喜悦之中,浑然不知一个大灾难正在向他们靠近。

    就在家里生下了龙凤胎不久,2011年5月,路炎衡的哥哥和妹夫,两人在跑运输途中被疲劳驾驶的货车追尾,路炎衡的哥哥和妹夫在这场飞来横祸中双双遇难。26岁的路炎衡,一下子就成了一个大家庭里的主心骨顶梁柱,跑前跑后料理后事。

    然而灾难并没有就此放过这一家人,才几个月,路炎衡自己也得了白血病。就在2011年的11月,路炎衡发现镜子中的自己面色发黄,他还感觉到自己心慌,有时还流鼻血。

    当时的路炎衡想得太简单,认为自己只不过是劳碌过度,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就没放在心上。

    路炎衡不适感愈发强烈,路炎衡先后去了辉县市人民医院、新乡医学院一附院,被诊断出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即白血病前期。路炎衡辗转到了北京301医院,医生建议他进行骨髓移植。

    一方面是找不到合适配型,另一方面是骨髓移植需要一大笔金钱,可家里没这财力。路炎衡选择保守治疗,靠服药维持了7年,农忙时还能开三轮车运粮。

    2018年8月,路炎衡的白血病病情突然恶化,不输血就有生命危险。直到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清河分院治病的前一天,路炎衡都想放弃治疗。

    路炎衡的儿子路子宽态度坚决,“我能救爸爸!我家不能没有我爸!”

    骨髓移植的配型结果出来了,路炎衡10岁的儿子路子宽是最合适的配型人选,子宽和父亲的配型,恰恰是半相合。

    当时体重只有60斤的子宽,身材与名字相反,精瘦得像个小猴。听到自己只要胖到90斤就能作为供者,他拍了小胸脯,“我一定会让自己胖起来的!”

    大盆的红烧肉,煎煮炒的鸡蛋,他胖胖的手抱着大碗,大口吞咽,明明已经饱了,含着泪还要再多塞几块肉,多喝几口奶。每天三餐都吃到胃发胀,但他临睡前还再逼自己吃碗泡面。

    吃得太难受时,他放下筷子发愣,嘴边挂着面条,3个煎蛋还等在盆中……经过3个半月时间的疯狂增肥,他从60斤增至97斤。

    9月6日早上7点多,子宽到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清河分院打第一针动员剂。这是一种名为“重组人粒细胞刺激因子注射液”的药物,用在捐赠者身上是为了动员造血干细胞至外周血,使其数量足够移植所用,捐髓前会按体质差异注射4到6天。

    9月9日,正是10岁男孩路子宽为救自己的父亲采集骨髓的日子,同时这一天,也是孩子路子宽父亲路炎衡的生日。一家人忙乱得早已忽略了路炎衡的生日。

    无菌舱内的堂堂男子汉路炎衡哭了。他发布了一条朋友圈:“儿子给了我一个珍贵无比的生日礼物……感谢儿子为我付出的一切。相信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生日和重获新生,安排在了一天。”

    子宽得知后,睁大眼睛,拉住母亲李金鸽,歪头说:“我送给我爸的生日礼物是骨髓。”他眯眼笑了,“其实是一条命啊!”子宽重复了两遍,母亲眼眶又红了,孩子其实什么都懂。

    本站所有文章及内容系第三方作者上传,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本站客服QQ:82779868删除,本站不对内容传播行为承担赔偿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