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莹颖曾买警报器

    章莹颖曾买警报器

    原标题:章莹颖曾买警报器,其母亲自述想当外婆,陪审员听完哭着离开法庭

    当地时间周二(9日),章莹颖案被告量刑进入庭审第二天,章莹颖的父亲章荣高出庭作证时情绪失控。章莹颖母亲则出现在视频中,描述着自己想成为一名外婆的愿望,这时,一名女陪审员站起身来,哭着离开了法庭。

    综合美国中文网和伊利诺伊州WTTW网站报道,9日,章莹颖的父亲章荣高和她的男友侯霄霖出庭。

    “如今我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活下去。我也非常想看到女儿穿上婚纱。我也很想当外婆。可是,这些愿望都不能实现了。”当章莹颖母亲的采访录像作为检方证据在法庭上播放时,其证言令一位女陪审员当即起身要求离席,跑出法庭后忍不住落泪。

    9日,在伊利诺伊州皮奥里亚联邦法庭,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案的量刑审判进入第二日。

    庭上播放大学朋友证言:章莹颖曾购买警报器 不相信会上陌生人车

    7月9日,章莹颖案量刑阶段进入第2天庭审。陪审团观看了章莹颖一位大学朋友的视频采访,这位朋友表示章莹颖曾给朋友们一个警报装置,有较强的自我保护意识。朋友为章莹颖坐上陌生人的车感到十分惊讶,至今不能接受她离去的事实。

    据当地媒体《新闻公报》报道,当日下午,章莹颖父亲章荣高率先出庭作证。他回忆道,刚刚听到女儿失踪的消息时,夫妻俩彻夜难眠。“我不知道该怎么度过余生。莹颖,她是我的骄傲,也是我的所有”。

    当检方向章父出示一张照片时,章父哽咽。法官让他喝了水,递上纸巾,让他休息了一会。

    数分钟后,章父介绍,这是夫妻二人送章莹颖坐火车离开时拍的合影,“这是和女儿的最后一张照片”。他说,没有她,生活将不会完整。

    章父作证期间,被告克里斯滕森或低着头,或闭着眼。章父作证结束,被告抓起一张纸巾,放在眼前。

    随后,检方当庭播放了章莹颖母亲的一段采访录像。由于章母情绪不稳定,检方采取录像的方式让章母作证。

    章母说,起初她并不想让女儿来美国,然而,女儿态度十分坚决。最终,她改变了想法,并给予了女儿全部支持。

    “如今,我非常非常的难过。这件事真的真的太难了”,她说,“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活下去”。

    章母表示,章莹颖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孩子。她主动帮忙做家务,课业从不让人发愁。

    她哭着说,“我也非常想看到女儿穿上婚纱。我也很想当外婆。抱抱自己的孙子。可是,这些愿望都不能实现了。”

    话音刚落,一名女陪审员起身要求离席。法官宣布休庭15分钟。据媒体报道,这名陪审员跑出法庭后哭了。据章莹颖家属代理律师王志东描述,休庭期间,庭上部分听众失声痛哭。

    对此,辩方律师要求法庭替换陪审员。律师称,这名离席的陪审员做出的判决将存在不公正性。

    之后,法官与这名陪审员及控辩双方律师在内庭会面,并询问其是否能继续这项工作。在确定她能公正地进行判决后,法官让她回到陪审团席间。

    王志东指出,除了章莹颖父母作证外,当日章莹颖的男友、好友、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也相继作证。检方在量刑阶段共安排了8位证人作证。至此,检方的全部证人完成作证。接下来的几天将由辩方传唤证人出庭作证。

    章莹颖案被告曾称愿意认罪并告知章莹颖遗体位置以求免死

    当地时间6月25日,被告克里斯滕森在被陪审团裁定绑架并导致中国学者章莹颖死亡等三项罪名成立后次日,其律师在向法院递交的一份动议文件中首次披露,克里斯滕森在2017年被捕六个月内曾向联邦调查人员表示,愿意认罪并与调查人员充分配合,交待他处理章莹颖遗体的位置,而作为条件——他希望可以免于死刑,寻求无期徒刑,但检方拒绝了这一提议。

    “在被捕后,克里斯滕森同意检方对他的指控并表示愿意认罪。”他的律师在25日晚7点向法院提交的一份新动议文件中写道,“并愿与调查人员充分合作,提供他掌握的有关犯罪的所有信息,包括受害者遗体的位置,而作为交换条件,他将被判处无期徒刑不得保释而非死刑。”

    按照此前检方的描述,2017年6月9日,章莹颖在Urbana-Champaign校园内搭上了克里斯滕森的汽车,之后被绑架至其住处并被残忍杀害。在2019年6月12日开始的正式审判中,律师承认克里斯滕森杀害了章莹颖。然而她的尸体至今没有被找到。

    章莹颖曾买警报器

    章莹颖曾买警报器

    克里斯滕森曾经对其女友吹嘘,调查人员永远不会找到章莹颖的尸体,并且他“永远不会告诉”他对遗体做了什么。但据他的律师在最新动议文件中所披露信息,他在被捕后为了让自己免于被判死刑而改变了态度。

    克里斯滕森律师还表示,提出动议是为了让法院在下个月的判刑阶段排除所谓的“来自受害者的不恰当的影响”,包括章莹颖家人之前的陈述“与某些客观事实不一致”。

    “例如,章莹颖母亲在最近的一次电视采访中说:‘我们希望检察官能尽快找到我们的女儿,我们希望坏人赶紧坦白真相,我们已经等了两年了!整整两年!’”律师说。

    克里斯滕森的律师宣称,这些陈述会错误地暗示克里斯滕森“拒绝向章莹颖家人提供有关他所做事情的任何信息”。

    该动议还试图限制章莹颖家属成员作证的人数,因为这些家庭成员可以在量刑时对陪审团发表受害人陈述,影响最终判决。

    本站所有文章及内容系第三方作者上传,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本站客服QQ:82779868删除,本站不对内容传播行为承担赔偿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