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前这台相机是我的大学同学张伟光先生年初送给我的。

    拿到这台相机,我非常地高兴!因为喜好摄影,自然钟情相机。特别是人老了,越发喜欢老相机。张兄送我的这台老相机是他从英国淘来的,德国福伦达牌“大八张”照相机,这台相机比我老得多,但是它可比我精神多了!

    简单介绍一下福伦达。福伦达是技术水平最高的德国老牌光学相机生产厂家之一,整体实力与蔡司相当。福伦达公司于1756年在奥地利维也纳创立,后迁到德国的不伦瑞克。它比伊斯曼柯达公司(成立于1880年)还要早124年。福伦达在摄影史上大名鼎鼎!早在1840年福伦达就成功开发出名为“肖像摄影用银板设备”的第一架照相机;它于1900年设计制作出Heliar (海利亚)镜头,后又制造出Apo-Lanther镜头,该镜头成像卓越,被认为是神品……

    这台福伦达相机型号为INOS II, 产于1933年。它的机身编号为:E 283300 ;配的是著名的4.5/105的SKOPAR镜头,镜头编号为: 848113(此镜头在“和我一样老的相机”一文中写过,不再赘述)。该镜头没有镀膜。光圈:f4.5、6.3、9、12、18、25;该相机使用康帕快门,这是以准确耐用著称的高级镜间快门。速度:T、B、1、1/2、1/5、1/10、1/25、1/50、1/100、1/250秒;对焦距离:1米至无限远。这台相机有两点比较少见:一个是它使用绞盘链条传送测焦;另外一个是它过胶卷和调焦距用的旋钮是镂空滚花的,精美别致。

    顺便说一下“大八张”。“大八张”就是用120胶卷拍八张照片,画幅6x9的折叠式相机,此型相机二战前后风靡世界。“大八张”的特点是底片大、成像好;简洁精密,造型古典。它可以折合起来放在衣兜里(当年的口袋机),携带方便,很适合风光摄影。用它照相时,您可以有条不紊地设置光圈、仔细认真地调整速度、慢条斯理地测定距离、从容不迫地过卷上弦,然后静静地凝听按下快门的声音。那感觉就像一位高雅的英国绅士……

    言归正传。我欣赏、摆弄着相机,看了外观后便打开后盖想看看里面。我把相机后盖刚刚打开一点儿就突然发现里面还有胶卷!我迅速合上后盖。再看相机背后红窗显示是“7”。我想这是大八张相机,现在是第7张,里面胶卷还剩一张,因相机快门有故障,也无法拍了,于是便把胶卷过完,倒出。这个胶卷外皮是红色的,上面有一些英文字母,但因年代久远,此胶卷早已停产了,无法判断是哪一类、哪种型号的胶卷。问了一些朋友,也没有确切地辨认出来。

    现在有互联网真是好!我在网上求助:哪位影友能够辨认出这是什么胶卷?哪位朋友能够冲洗它?万能的“无忌”名不虚传!《色影无忌》的资深影友“冷眼”很快回复说他查到了这个胶卷是美国柯达公司于1957年生产的全色胶片(黑白负片)。细打听,“冷眼”先生姓郭,现居苏州。喜摄影多年,有冲洗设备;经了解,郭先生经常冲洗胶卷、放大照片。他的摄影技术高超,暗房经验丰富。其实我一直也没有放下用胶片相机拍照并且自己冲洗黑白卷,但是毕竟拍得少些,一年半载冲不了几个胶卷,还是请朋友帮忙踏实些。于是我便驱车前往吴中,拜访郭先生。赶到郭先生工作室,已经是夜幕降临,华灯初上。见面寒暄后,便聊起这胶卷。郭先生早就开始做准备了,先是认真分析了这个胶卷存放的年代和感光的情况,又考虑了冲洗的药液配方,最后确定好了显影时间,于是开工:胶卷装罐——水洗——显影——停显——定影——水洗—除水渍——凉干。

    经过近一小时的忙活,胶片终于冲洗完毕。郭先生举起胶片对灯一看,连呼“好、好,成功了!”,只见这个胶卷前面4张有清晰图像,后面则没有曝光,什么也没有。现在胶卷情况弄清楚了:一共八张,前4张原机主拍摄时正常曝光。后面的第五、六张是白板儿没曝光,到了第七张被我误开后盖跑光,第八张让我空转过去了……

    看着冲洗出来的胶卷,我们都非常高兴!郭先生激动地说:“如果没有其他安排,咱们连夜把它放出来吧,看看到底照片怎样!”我说那太好了!辛苦郭兄!于是,郭先生又进暗房,调整放大机,找出适当相纸,调整药液配方。经过他专业规范、严谨细致的操作,又过一小时左右,照片终于放出来了!

    这4张底片照的都是风景,第一张是风景,但是拍重了,同一底片上按了两次快门(此机生产时间较早,没有自动停片功能),第二、三、四张感觉像是欧洲某地的风景。

    有庄园、森林、山峰、河流,拍摄季节大约是在冬季,因为有雪景。具体地点是哪里还是个迷!(希望朋友们提供线索)

    ……

    回过头来再说一下这个胶卷。这是美国柯达公司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生产的黑白胶卷(22定)。这胶卷过期大约有5、60年了,竟然还能冲洗出影像,这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也太神奇了!而且它背纸上的过卷数字几乎没有复印在胶片上。我试机用的某国产胶卷,过期5、6年,背纸上的数字就复印在胶片上,关键是胶片灰雾度大,颗粒度粗,基本上无法使用。以前我用得最多的就是柯达E100VS和T-MAX 400,现在冰箱里也还存着不少。柯达就是柯达,向他的创始者乔治·伊斯曼(1854-1932)敬礼!

    这台相机真有意思啊!因年代久远,它稍有一些故障,毕竟已经八十多岁了!但是它的心脑血管没问题,也没有三高,只是腿脚有些不利索。这台相机,在京没有找到人能修理。确实它太老了,维修它的工具、替换的零件等等都不好找了。忽然想到了南京的修理相机专家赵先生,我用顺丰快递把相机寄给了他,请他给检查维修。姜还是老的辣!不到一周,赵先生便把相机寄回来了。真快!我打开包装盒,老相机经过赵先生的修理和保养,愈显古典精致!快门清脆有力,镜头推拉自如。赵先生的维修技术真高啊!试用这台古典精致的老相机拍照,一连串得手动操作能让人心旷神怡,上弦后轻轻按下快门的声音会令人陶醉!

    这台相机有着怎样的故事呢?它是张伟光兄去年从英国莎士比亚故居附近的一个古董店淘来的。

    我猜想:在上世纪50——60年代某一个冬天,相机的主人早晨看到屋外白茫茫一片,下雪了!于是带着这台相机开车去了郊外。在某一个山上,他打开相机,对着远处的山峦森林,调好光圈速度和距离,用它拍了第一张,照完觉得有些不放心,高兴地忘了过卷侧过身又按了一下快门,然后移步寻找了其它景色,又拍了两张。不知突然遇到了什么事情,他没再接着拍,收起相机赶快回家了。之后把他把相机放到了柜子的抽屉里,不知什么原因,他再也没有用过这台相机。后来他渐渐地老了,最后离开了人世……他的孩子们长大在外地工作,所以也就没有人再注意到这台老相机。它就这么默默地在抽屉里躺了几十年,再没有人想起过它,使用过它。直到两、三年前,相机主人的后代可能要出租或是卖掉祖上的老宅子,于是回到老宅子开始收拾房屋,整理家里的老物件。无意中发现了这台老相机!过去搞摄影只有机械快门和电子快门的胶片相机,现在的人拍照绝大多数都用数码相机甚至只用手机。这位后生看到这老古董,弄不懂它是怎么回事儿,于是把它卖给了离家不远的委托商店。不知又有了什么经历,这台老相机到了古董店老板的手里。可能是原机主不知什么原因空按了快门,胶卷过了两张,也可能是后来有人再古董店拿起试过它,过了两张底片,搞不懂这老相机怎么使用,于是把它放下了。再后来我的老同学张兄见到了它,把它买下带回北京,在今年的一月中旬送给了我……

    (元芳,此事你怎么看?)

    老相机的故事暂时聊到这里,但是事情还没有完。我要再次感谢老同学、新朋友!

    感谢伟光兄!上大学时我和张伟光先生并不认识,他学新闻,我读科社。毕业后三十年(2008年)校友聚会时,我们才相识。张兄是“四五”英雄。他睿智多才,性格豪爽。为人正直仗义,乐于助人;做事干练果断,无懈可击。他送我的这台相机引发不少故事,当年这台相机一定给原机主带来过许多幸福,现在又给我带来了很多快乐!

    感谢郭先生!素不相识,千里迢迢,一条微信,一个电话便成为朋友。郭先生待人热情实在,工作严谨认真。暗房操作经验丰富,冲放照片技术高超!感觉他就是为摄影而生的!为冲洗这个胶卷着实让他费心费财,费力费材。他不辞辛苦,不计报酬,忙前忙后,折腾了大半夜。为我冲洗了胶卷、放大了照片!最后分手时他还送了我4个120胶卷!

    感谢赵先生!赵先生年近古稀,身体非常硬朗。见过他修理相机,像德国人那样精益求精,一丝不苟,严谨认真,责任心强。他维修相机多年,见多识广,经验丰富。赵先生不仅有着高超精湛的技术,他还是个古道热肠之人。礼貌待人,热情真诚。他不仅为我修理好了老相机,还通过微信认真地告诉我它的使用方法,特别是它与众不同的调焦技术和应该注意的关键问题。真让人感动!敬佩赵先生!

    有问题的老弱病残相机到赵先生手里不多日便可焕然一新,比原来的好使、比新买的好用!相机交到他的手里,一百二十个放心!

    看着眼前典雅精致的老相机,高兴!

    我想:

    如果老同学张伟光兄回京,见面了,我要用这台相机给他拍一张肖像!

    如果哪天要是找到了老照片的拍摄地点,我会带着这台老相机,装上柯达胶卷,到那个地方照原样再拍一次!

    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会带着这台老相机,去德国的不伦瑞克,让它也回家看看!

    八十六岁的福伦达还是那么古典优雅,历久弥新,它还能工作,老当益壮;它造型别致,做工精良,本身就是一件艺术品,它还能创造出艺术品,还能给人们带来快乐和幸福!真棒!向这台老相机敬礼!

    本站所有文章及内容系第三方作者上传,如有侵权行为请及时联系本站客服QQ:82779868删除,本站不对内容传播行为承担赔偿责任!